• <tr id='18613'><strong id='3852c'></strong><small id='9bc47'></small><button id='e965c'></button><li id='09882'><noscript id='1a856'><big id='2c9e9'></big><dt id='ad80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5656'><option id='58271'><table id='e3536'><blockquote id='38948'><tbody id='e045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09e24'></u><kbd id='ad259'><kbd id='c3fb0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4b98e'><strong id='0a1e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df83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d6489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82d76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0a201'><em id='23457'></em><td id='a0bc5'><div id='20f0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aeca'><big id='5d8ba'><big id='598c6'></big><legend id='7ac0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78eb1'><div id='31683'><ins id='411c3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7221e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cc8bd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29a5b'><q id='432ca'><noscript id='f3020'></noscript><dt id='05dd6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3a55f'><i id='fd97c'></i>


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企业文化 > 文化长廊 > 文学创作

                【建局70周年】紧急增援

                时间:2019年04月16日  来源:  作者:《铁路建设报》通讯员 冯立欣 阅读:  字体: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初夏的嘉陵江畔,一改往日的宁静,夜深了,江的两侧,一簇簇灯火映照着江面,阵风吹来,波光粼粼,人声和机器声在在山谷间交织混响,打破群山的寂静。这里,便是宝成线109隧道抢险一线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2008年5月下旬,记得那是512汶川大地震一个星期过后,我得到上级领导指令,由于前方抢险范围扩大,让我带80名工人赴宝成线109隧道抢险一线紧急增援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晚上,心里又是兴奋又是忐忑,兴奋的是可以去前方参加抢险,忐忑的是自己能否带好队伍打好这一仗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5月12日下午,汶川大地震后,一辆货车行驶至109隧道南口时撞上了因地震造成的山体塌方巨石,包括12节油罐车在内的车辆脱轨后起火燃烧,导致向四川灾区运送救灾物资和人员的主要通道宝成线中断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当天晚上,我所在的项目部得到指令,组织100余人的抢险突击队快速奔赴109隧道现场参加抢险,项目领导班子连夜召开会议进行动员部署,班子成员基本都上了抢险前线,只有我留在项目部负责项目上的事务。说实话,没有参加一线抢险,心里很是失落,但是领导说了,项目也需要有人值守,工地上还要坚持生产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每天通过电话和抢险的同事保持联系,了解抢险情况,得知前方抢险任务增加,我预感到机会来了,便通知相关部门做好准备。果然不出所料,前方领导给我打来电话,要我迅速组织工人赶到抢险现场打增援,时间是三天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晚饭后,我把梅班长和张班长叫到办公室,这两名班长分管两个作业面的隧道二衬,因项目主体工程大部分已经接近尾声,第一批抢险人员出发后,人员整齐的班组就剩这两个,两位班长干工作都是把好手,但都有些争强好胜,工作中常常磕磕碰碰,有时为了争任务、争荣誉,吵的脸红脖子粗,两人都是30出头四川汉子,血气方刚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为了给他俩调解矛盾,平时我可是下了不少功夫,但是效果都不太好,如果能有其他选择,我肯定不会同时带上他俩的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把上抢险一线打增援的指示精神讲给他俩,问他们有没有信心完成这次光荣的任务,他们拍着胸脯,异口同声:保证完成任务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看到他们表态,我还是有些不放心,反复叮嘱他们:抢险工作只有默契配合,才能完成任务,在外面每个人代表的都是中铁一局的形象,决不能干丢脸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让他们到库房领80套新迷彩服和安全帽,带上铁铲、翘棍、水桶、抬扛等工具,连夜做好出发准备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第二天一大早,两辆大巴开到项目部院中,我们在车头贴上宝成线109隧道抢险车标志,两边挂上抢险内容的红色横幅,80名工人站在院中整齐排列,一面中铁一局抢险突击队红旗迎风招展,我简单做了动员,讲了下这次行动的纪律和要求。所有人员和我一样,都兴奋异常,精神饱满,排队乘上大巴。一路上,所有车辆都给我们让道,所有收费站都给我们免费,交警和少先队员也向我们的车辆敬礼,这些让全车人为这次行程陡增自豪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傍晚,我们赶到宝鸡,由于离震区较近,街道上布满了防震帐篷,车上很多工人家都在宝鸡,大家无暇留恋家乡,在路边的饭馆匆匆吃完晚餐,就回到车上。得知我们去109隧道抢险,饭馆的老板死活不收我们的餐费,临走时,我把1600元的饭钱放在一个信封里悄悄塞在吧台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下了高速,又赶了有3个多小时路程,已经到了109隧道抢险现场。这时,已经是夜里10点左右,一下车,天上飘起了雨点,气温很低,感觉在10度左右,我找到现场指挥员,请示行动。指挥员把我和两位班长带上,沿着临时便桥跨过嘉陵江,来到抢险现场。几盏灯照着挑灯夜战的人们,从服装看出,现场有多家参战单位,现场指挥员对我们交代:现在隧道内正在加固,需要人工挑混凝土进洞,这个班的工人已经连续干了十几个小时,已经没有体力了,正在等着你们接班,工作时千万要小心,这里随时有余震发生,一定要注意山上松动落石。交代完,指挥员便匆匆去了其他抢险作业点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对着正在挑混凝土的工人说,赶快下班休息吧,我们接班来了。随后,我把队伍分成三个组,一个组负责搅拌混凝土,两个组负责运输,受现场地形限制,抢险主要靠人工,大家用铁铲将混凝土装进桶,然后用扁担挑进洞,我估算了下距离,挑一趟约两百多米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109隧道内烧焦的列车和油罐已经清理完成,但是隧道内还有些烧焦的气味没有散去,出了隧道口,一侧是嘉陵江,另一侧是陡峭的山壁,过了午夜,山里温度很低,但是大家却干的热火朝天。我打着电筒,一边给工人照着脚下的路,一边观察山上的情况,听到山上有异响,我便高喊着让大家躲避。半山腰上有许多作业人员,那些都是工务段的工人,他们正在陡峭的山崖上打锚杆挂网,防止落石和次生灾害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进入凌晨,大家体力有所下降,因为是两班倒,必须坚持12个小时,接班人员才会到,这时,炊事员给送来了早餐,大家匆匆吃完,又开始投入紧张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天濛濛亮,我抬头看到山上有几块落石,急忙高喊让附近的工人躲藏避让,此时,张班长刚好挑着空桶从洞子里出来,一块碗大的落石对着他飞去,危险即将发生的瞬间,附近水泥杆后面一个身影箭步冲向他,一把将他推进洞子,一块石头砸在钢轨上碎成几块,仔细一看,推他进洞的人正是梅班长,好悬,我感到背上冷汗直冒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上午10点,接班的工人来了,坐了一天汽车,又干了近12个小时,工人们都非常疲惫,大家回到大巴车上,很快都睡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夜幕又降临了,我带着工人,跨过嘉陵江,向着工地走去。今晚的任务是要给隧道内两个工作面供混凝土,为了调动工人的积极性,我让梅班长和张班长各带一个组负责一个工作面,先把活干完的就可以回去休息。两个组你追我赶,效率很快。天亮了,张班长带的组已经完成了混凝土运输任务,梅班长带的组还在鏖战,我对张班长说,你们干的快,可以回去休息了。张班长把正准备返回的工人们拦住,大声说:大家还能坚持吗?工人们齐声回答:能!张班长装满混凝土,挑起起担子,健步向着隧道走去,工人们一个个跟着张班长,又开始增援梅班长。我看在眼里,心中一动:抢险突击环境让两位班长拧成了一股绳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上午10点,我们完成了两个作业面的混凝土运输任务,我向指挥员报告,请示新任务。看到三天的任务我们两天就完成了,指挥员很高兴。他告诉我们任务已经完成,马上乘大巴返回项目,随后补充说,根据我们的表现,马上给我们请奖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时间还不到两天,这次增援就结束了,我总感觉意犹未尽。吃过午饭,我带着工人们坐上了大巴,打开车窗,看着碧绿的江水,有种恋恋不舍之情。这时,耳畔一声长笛,一列载满抗震救灾物品的列车缓缓的从109隧道驶出,太阳从云层中探出头,把一抹余辉洒向列车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们乘车返回工地,自完成这次打增援任务后,梅班长和张班长成了好朋友,再也没吵过架,业余时间还经常一起喝个小酒。

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高岩
                • 凤凰彩票平台
                • 凤凰彩票平台
                • 凤凰彩票平台
                • 凤凰彩票平台
                • 凤凰彩票平台